电话咨询 在线咨询 产品定制
010-68321050

2021年,我国先进制造业产值超9.5万亿元,正在迈向中高端!

五度易链 2022-08-11 3646 0

专属客服号

微信订阅号

科技最前沿

剖析产业发展现状

为区域/园区工作者洞悉行业发展

高端装备的产业基础往往依托高新材料和关键技术,而这些都是要不来、买不来、讨不来的。提升产业基础高级化水平已成为我国“十四五”时期经济社会发展主要目标和任务之一。

  在博德高科的切割丝车间,记者的手机始终无法对焦到一款比头发丝还细的金属丝上,就是这根直径仅0.015毫米的“镀层切割丝”,决定了全世界精密加工的精度。

  长阳科技光学反射膜生产线上,一张膜的宽度可以从中国“延伸”到世界,全球每10台液晶显示器中,就有超过5张长阳科技的光学反射膜……

  在宁波这个全国重要的先进制造业基地,一群身怀绝技的“专精特新”企业为我国制造业源源不绝地输送着力量,促进创新链产业链深度融合。

  7月26日,在宁波举行的2022国家制造强国建设专家论坛上,与会专家表示,当前我国制造业正处于向价值链中高端迈进的关键阶段,要不断推动产业基础高级化、产业链现代化,啃下“硬骨头”锻造新优势。

  “一根丝”的技术革新

  高端装备的产业基础往往依托高新材料和关键技术,而这些都是要不来、买不来、讨不来的。提升产业基础高级化水平已成为我国“十四五”时期经济社会发展主要目标和任务之一。

  “工业制造的实现,取决于零件的精度。‘一根丝’的技术革新,对中国制造的转型升级有着积极推动作用。”博德高科公司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,“比如,近年来在国内硬质合金领域,PCD刀具的应用广阔,但加工PCD刀具所用的切割丝,长期以来主要依赖进口。我们不断深入研究、努力实验,研发出PCD刀具专用的高精度镀层切割丝,提升了刀具的使用寿命和表面光洁度,终于实现技术突破。”

  目前,博德高科的客户遍及全球50多个国家和地区,占据了全球30%的市场份额,其中不乏大众、宝马、三菱等知名企业,牢牢锁定世界第一的宝座。

  中国工程院院士、国家产业基础专家委员会主任陈学东指出,创新是产业基础发展的第一动力。在推进产业基础高级化的过程中,企业是创新主体。要加强企业自主创新的能力,并鼓励更多有条件的企业成为“链主”,提升更多中小企业的创新能力。

  自2010年公司成立起,宁波长阳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就对光学反射膜情有独钟。公司副总裁李辰谈起这些年技术的艰难突破、国际竞争对手的打压感慨万千。依靠这个“独门绝技”,长阳科技成功打破进口光学膜对我国的垄断,成为国际领先的亿平米级别光学及功能膜整体方案供应商。有了光学反射膜全球市场份额第一的成功经验,长阳科技又生出了“十年十膜”的梦想——未来10年要做10张跟光学反射膜一样的单项冠军产品。

  “近年来,我国产业基础领域取得了显著进展。尤其是在产业基础高级化方面,不断取得了新的成就。但坦白说,我国科技创新自立自强还不够。”陈学东指出,我国产业基础关键环节仍面临一些短板,长期以来处于跟踪和模仿,产业创新不足,特别是部分核心零部件、关键基础材料和工艺软件不能自主可控;产品一致性、稳定性、寿命可靠性需要全面提升;质量效益指数低,缺乏知名品牌,导致我国制造业长期徘徊在全球价值链的中低端。

  在中国工程院院士、国家制造强国建设战略咨询委员会主任周济看来,我国推进产业基础高级化,需要“两端突破、带动中间”。也就是说一手补短板,一手锻长板,两手都要专,两手都要硬。在两端突破的基础上,还要狠抓面上技术和产品的转型升级,推进产业基础全面提升。

  缩短了的供应链“半径”

  生产供给的确定性在很大程度上源自产业链的稳定性。我国越来越多制造业企业在加快本土配套的同时,也用数字化着力于缩短产业链供应链“半径”,保障产业链供应链畅通。

  依托AI、大数据、云计算、5G+工业互联网等新一代信息技术,雅戈尔“未来工厂”重塑其生产方式,实现跨地域工厂的可视化、透明化、可预测、自适应。“当物料低于储备值时,系统会第一时间下单订购;当面料经过视觉检测设备时,它将代替人工实现更精准检测。”雅戈尔服装制造相关负责人介绍说。

  利用数字化技术提升现代化水平,是构筑富有韧性的产业链供应链的良好路径。工信部数据显示,今年以来,尽管受到疫情冲击,高技术制造业仍表现出较强韧性,增速快于全部工业。1-6月,规模以上高技术制造业增加值同比增长9.6%,高技术产业投资同比增长20.2%。

  “疫情发生以来,为避免产能受到影响,我们通过智能排产灵活调度不同工厂差异化生产,并在多地布局,使不同工厂既有共性产能也可个性化生产。”华熙生物业务副总裁樊媛表示,企业在湖南湘潭开设新的产线,通过智能供应链来降低风险。

  云采购、云仓储、云调度……有关供应链的数字化应用不断拓展。京东工业品大数据显示,仅在6月1日至7日,上海地区订单量、采购额均同比增长近50%。数字的明显提升一方面得益于上海复工复产,另一方面也反映出工业品数字化采购应用的深度拓展。

  打造数字化营销、数字化研发、数字化制造,对于产业链供应链运行效率的提升起到重要作用。“通过大数据、云、AI等技术,构建生命周期管理系统,对产品性能、工艺等各方面进行分析,形成一个方案,再通过数字化验证,节约了成本也缩短了研发时间。”宁波博威集团有限公司谢识才董事长表示,“数字化的研发平台,有助于我们与客户形成完整的数据生态圈,无论是对产品的迭代提升,还是新材料的研发都是很重要突破。”

  “根系”强健的链式集群

  “一枝独秀不是春,百花齐放春满园”,是我国培育制造业集群的题中之义。

  “十四五”规划和2035年远景目标纲要提出,推动先进制造业集群发展,鼓励东部地区加快培育世界级先进制造业集群,引领新兴产业和现代服务业发展。

  周济指出,发展具有国际竞争力的制造业基础产业集群,各地区要因地制宜,突出特色,形成优势制造业基础产业集聚。

  2019年,工信部启动集群发展专项行动,得到了各地方的积极响应,浙江、河南、湖南等多地出台培育先进产业集群的相关行动计划,形成了“国家级集群—省级集群”的梯次培育体系。

  湖北武汉光谷的光电信息产业基础集群,光线光缆、光纤器件等处于世界领先地位;浙江宁波的磁性材料产业集群、高端模具产业集群已经处于世界前列;河南的超硬材料产业集群,在世界市场形成了绝对优势……我国的先进制造业产业集群如雨后春笋般涌现。

  在宁波,链式集聚犹如“培土”,让制造业的“根系”更强健。宁波瞄准产业链关键环节,构建起链式集聚培育冠军新模式,让每条产业链都能培育出一批单项冠军。全球每3部安卓手机,就有1部的光学镜头来自宁波的舜宇光学;全球超过90%的缝纫机整机厂,在用宁波德鹰精密机械的旋梭。良好的产业生态催生巨大的裂变效应,仅一个舜宇集团,就孵化出了舜宇光电信息、舜宇车载光学技术两个国家级单项冠军。

  数据显示,2021年,我国25个先进制造业集群主导产业产值超过9.5万亿元,其中有17个集群产值同比增速超过两位数;集群内已集聚一大批业内龙头企业、上百家单项冠军企业、上千家“专精特新”企业,规模以上企业近2.5万家;集群拥有国家级技术创新载体近1000家,近半数国家制造业创新中心在集群布局建设,重大创新技术和产品不断涌现。先进制造业集群已经成为我国产业创新策源地、“专精特新”企业集聚地、重大创新项目承载地、区域经济发展新高地。


本文为本网转载,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,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,如涉及侵权,请权利人与本站联系,本站经核实后予以修改或删除。

评论

产业专题

申请产品定制

请完善以下信息,我们的顾问会在1个工作日内与您联系,为您安排产品定制服务

  • *姓名

  • *手机号

  • *验证码

    获取验证码
    获取验证码
  • *您的邮箱

  • *政府/园区/机构/企业名称

  • 您的职务

  • 备注